新款贷利率畸高时期甘休在即

来源:http://www.szfdshop.com 作者:房产 人气:177 发布时间:2019-08-15
摘要:摘要: 现在想来都后怕,如果不是我这次国庆回老家发现端倪,我弟弟可能就要陷入现金贷畸高利率的深渊了,年化500%的借贷成本实在是疯狂。如果借了钱没能及时还上,我们全家都

摘要:现在想来都后怕,如果不是我这次国庆回老家发现端倪,我弟弟可能就要陷入现金贷畸高利率的深渊了,年化500%的借贷成本实在是疯狂。如果借了钱没能及时还上,我们全家都会跟着遭殃。作为一名金融从业者,李丽(化名)对于目前很多现金贷产品的高利率早有耳闻...

利率畸高,暴力催收;不怕借款人逾期,就怕不逾期

  “现在想来都后怕,如果不是我这次国庆回老家发现端倪,我弟弟可能就要陷入现金贷畸高利率的深渊了,年化500%的借贷成本实在是疯狂。如果借了钱没能及时还上,我们全家都会跟着遭殃。”作为一名金融从业者,李丽(化名)对于目前很多现金贷产品的高利率早有耳闻。

现金贷业务乱象知多少?

  李丽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尽管她及时制止了弟弟使用现金贷产品,但是弟弟的不少大学同学都在热火朝天地使用。不少市场人士直言,现金贷行业正处在“躺着赚钱”、“蒙头赚钱”的阶段,盲目比拼放款效率、授信额度,导致部分年轻人陷入了非理性的借贷循环,形成了极大的风险隐患。

近年来,现金贷业务在我国取得迅猛发展,其有别于传统金融服务,具有借还款方式灵活、快速到账等特点。但由于现金贷平台参差不齐,各种问题层出不穷,部分互联网现金贷平台为了追求眼前利益,不惜采取钻法律法规漏洞、打法律擦边球的做法,因此现金贷一直备受争议。

  实际上,多家监管部门已经注意到现金贷的风险,银监会此前印发《中国银监会关于银行业风险防控工作的指导意见》,明确要求做好“现金贷”业务活动的清理整顿工作。专家认为,相关监管部门重拳整治在即,失控的现金贷有望回归正轨。

中国法学会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研究会、北京阳光消费大数据技术研究院、消费者网日前联合发布的现金贷舆情大数据报告显示,现金贷存在的问题主要有利率畸高、暴力催收等。

  失控的现金贷

利率畸高,远超法律允许范围

  “借1000元,一周后还1100,感觉只多了100元,但是年化利率其实已经接近500%。”李丽发现,因为金额不多,加上很多平台宣传的是“日息”、“月息”,许多用户尤其是年轻人没有意识到借贷成本之高。

舆情报告显示,舆论对现金贷的口诛笔伐,大多数情况与现金贷的高利贷化有关。

  某网络小贷公司高管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部分精明的现金贷平台将‘利率’这一敏感词抹去,而是在前端以服务费的名义就收了。比如你借1000元,其实最终到手只有900元,然后计息还是按照1000元来计,客户的综合借贷成本惊人。”

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中心特约研究员赵占领告诉记者,按照2015年9月1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如果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无效。但目前有相当一部分现金贷的实际利率,远超法律允许的年利率36%。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研究员董希淼认为,现金贷的借贷利率畸高,其实是变相的高利贷。他说:“有些现金贷平台为了规避民间借贷利率的相关规定,提前收取手续费,本质上与高利贷是一样的。”

浙江的卢先生称,2017年11月4日,他在一个名叫“飞钱小贷”的借贷平台上借款12000元,谁知这个平台的利率“高得吓人”,周利率达到了20%,而且如果要延期,逾期费用更高,是周利息的1.2倍。卢先生在这个平台贷了12000元,结果一周过后,他每天都需要多还370元,实际年利率已经超过1000%。

  据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六条规定,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未超过年利率24%,出借人请求借款人按照约定的利率支付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无效。借款人请求出借人返还已支付的超过年利率36%部分的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对此,中国法学会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研究会副秘书长陈音江指出,对于一些现金贷平台,不怕客户逾期还贷,怕的是客户不逾期。逾期还贷时间越长,平台所获得的利润就越多。由于逾期罚金金额可观,部分现金贷平台存在刻意弱化逾期提醒甚至强制客户逾期的现象,如在贷款到期日,人为设置技术障碍阻碍客户还款,以收取借款人违约造成的高额罚金。

  除了前期的借贷成本,后续的滞纳金也是令人咋舌。比如,趣店集团曾曝出“天价滞纳金”,每天的滞纳金是未还金额的1%,只需要100天,罚金就滚动到和本金一样多。

陈音江认为,部分不良现金贷平台借畸高的利率和逾期费攫取暴利,导致市场劣币驱逐良币。由于过高的利率可以覆盖不良损失,很多平台便不再重视信用风险的管控,从而导致整个行业的不良风险大增,这不仅直接侵害了借款人的合法权益,而且也使得现金贷业务徘徊在违法的边缘。

  与现金贷一样失控的,是越来越多年轻人对于现金贷平台的依赖。李丽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我看了看弟弟几个同学的手机,现金贷APP下载了几十个,他们在每家平台的借贷金额从几百元到几千元不等,到了后期甚至是‘以贷养贷’。”

暴力催收,引发恶性社会事件

  随之而来的是“嗜血现金贷”、“变相高利贷”、“暴力催收”等负面新闻屡见报端。有业内人士指出,目前我国活跃的现金贷客户数量在1000万-1500万人,由于借款额度超低,多数都是刚踏入社会的低薪阶层,他们往往也是金融知识缺乏的群体,对于现金贷平台的各种套路完全没有识别能力,很容易深陷其中。

舆情报告显示,现金贷平台暴力催收问题也比较严重,很多放贷公司都有自组的催收团队,这些“专业”催收团队,大多靠暴力、恐吓、骚扰等方式催收贷款。

  资本竞相涌入

近日,国家互联网金融安全技术专家委员会披露的数据显示,目前累计发现催收平台380家,涉及催收金额1.14万亿元。

  尽管饱受争议,但是各路资本对于现金贷市场仍旧趋之若鹜。究其原因,正是当前混乱的现金贷市场所带来的巨额利润。

由于现金贷借款需向贷款公司提供个人手机号、服务密码及家庭住址等相关信息。一旦借款人不按时还钱或还不起钱,放贷公司就开始发短信、打电话,骚扰借款人的家人或朋友,甚至通过威胁借款人的人身安全等手段进行暴力催收,沸沸扬扬的“裸条”事件,就是现金贷争议的冰山一角。

  “从2015年下半年开始,市场在短短两年时间内出现几千家现金贷公司,现在可能已经上万家了吧。”某现金贷平台高管如是表示。该高管进一步指出:“月放款10亿,除去坏账、流量成本、运营成本,净利润大概是六七千万,这就是暴利。”

对此,陈音江认为,现金贷对信用风险管控的漠视,必然会带来较高的不良率,同时还会催生非法催收和暴力催收问题,引发恶性社会事件。现金贷平台在运营过程中,风控基本为零,坏账率极高,依靠暴利覆盖风险,催收能力也成为部分平台的“核心竞争力”。正是由于坏账率较高,导致催收难度较大,在暴利的驱使下,各现金贷平台的催收手段层出不穷。

  有数据显示,目前排名前十的现金贷平台,月放款金额在30亿元之上;排名前20的平台,月放款金额都在20亿元之上;排名前30的平台,月放款金额都在10亿元之上。

“要充分认识规范互联网金融债务催收行为的重要性和紧迫性,相关从业机构要树立正确的风控意识和理念,不能将债务催收作为主要的风控措施。”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会长李东荣说。

  小雨点网贷CEO林坚诺认为,现金贷已经成为很多P2P平台逃离监管重压的出口。他说:“目前市场上80%以上提供现金贷产品的平台,都是从P2P平台转型过来的。”

今天,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推出了《互联网金融逾期债务催收自律公约》,对互联网金融从业机构催债行为进行自律约束,对催收不当行为划定底线。公约在从业机构内控方面做出了不少要求,包括催收记录相关数据要保存5年以上,应指定一名高管负责管理催收,还要在官网上披露催收方式等。在约束催收行为方面,公约要求,不得恐吓、威胁、辱骂债务人等;不得频繁给债务人和相关人打电话;现场催收要全程录音录像等。

  现金贷一度成了业内公认的科技金融的新“风口”,资本急速向这个细分的信贷市场涌入,创新工厂、华创、晨兴等多家一线风投机构都已出手投资现金贷企业。

建议完善法律法规和准入标准

  除此之外,一些拥有强大流量优势的互联网巨头也快速完成了布局。比如,腾讯系的微粒贷、阿里系的借呗、新浪旗下的微博借钱、新浪有借等。即将上市的趣店网更是在其招股书中提到,支付宝导流的现金贷,已成为其主要的利润来源。

为规范和促进互联金融健康发展,维护广大金融消费者的合法权益,陈音江建议,应完善法律法规和准入标准。目前有关互联网金融方面的法律法规,仍然比较模糊和笼统,需要进一步明确和细化。比如对超出最高人民法院规定的利率上限应承担的法律责任作出具体规定,明确什么是“砍头息”以及综合利率等,

  另一方面,一些实力雄厚的上市大军,纷纷成立小额贷款公司,并积极在各地谋取牌照。不过,是否从事现金贷尚不可知。

另外,针对目前现金贷平台多、资质不一、管理混乱等情况,严格把握准入关口。建立对经营主体资格认证的统一标准,进行统一备案、统一管理。在经营企业需持有牌照的基础上,还需明确现金贷平台的经营范围、客户群体,防止业务发展“越界”。

  今年6月,伊利股份发布公告称,投资3亿元设立一家小额贷款公司,目前已获得互联网小贷牌照。

而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认为,随着现金贷业务的发展,尤其是在监管力度加大的情况下,企业需要承担起自身的社会责任,转变经营发展理念,应该以维护消费者权益,提供优质服务为目标,依法依规开展经营活动,实现企业健康可持续的发展。行业协会应加强自律指导,明确经营活动的基本原则及行为准则,建设行业自律机制和信息披露机制,增强信息透明度,减少对消费者的欺瞒、不正当诱导行为。

  恺英网络全资子公司上海恺英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与几家公司共同设立了一家小额贷款公司,注册资本为3亿,恺英占股65%。三泰控股投资3亿元,成立成都三泰互联网小额贷款公司,主要从事线上发放小额贷款等业务。

  业内呼吁完善监管体制

  在不少专家和业内人士看来,不管是为了保护消费者的金融消费权益,还是维护金融市场的正常秩序,针对现金贷业务的监管机制都亟待完善。因为只有在完善的监管体系、明确的法律地位之下,失控的现金贷才能真正回归正途。

  中国证券报记者了解到,监管部门的重拳整治已经“在路上”。央行副行长易纲近日公开表示,普惠金融必须依法合规开展业务,要警惕打着“普惠金融”旗号的违规和欺诈行为,凡是搞金融都要持牌经营,都要纳入监管。

  在此之前,银监会就明确要求做好“现金贷”业务活动的清理整顿工作。随后,上海、北京、广州、深圳四地也连续发文整顿“现金贷”业务。

  中国银行业协会首席经济学家巴曙松建议实施有效监管以促进行业健康发展。他认为,一方面要加强行业立法,比如明确监管部门,可以借鉴P2P监管方式,由银监会与地方金融办实施机构监管和行为监管双条线;建立准入制度,确立行业从业者的合法地位;建立简明有力的执法机制。当前,现金贷主要通过互联网发放,执法手段也应以互联网和大数据为基础,实现高效监管等。另一方面,优化行业发展环境,比如加大力度建设基础征信体系,加强征信资源共享,帮助现金贷平台有效实现反欺诈、多头贷款识别和信用不良用户的识别,提升行业整体风险控制水平;建设行业自律机制和信息披露机制,增强信息透明度,有力减少对消费者的欺瞒、不正当诱导行为;加强消费者金融知识教育和信用意识教育,让借款人了解借贷行为的责任与风险等。

  大成律师事务所肖飒认为,如果通过非金融机构或非放贷机构进行融资,采取网贷等民间借贷方式,则利率上限问题很难解决。他表示:“我个人认为,现金贷未来可能会参考‘校园贷’的监管思路,由持牌机构作为主力进行金融服务,非持牌机构可以提供技术或导流等服务。”

  董希淼也表示,遏制现金贷市场乱象,一是要堵偏门,将所有的金融要纳入监管,非法的必须取缔。他说:“目前现金贷平台多数是P2P平台,那就必须按照《网络借贷管理暂行办法》来,包括银行存管、披露信息、备案等要达标。否则就出清退出,没有商量余地。”另外就是开好正门,比如,商业银行等持牌的金融服务公司要更好地提供金融产品。

  不过,在不少专家和业内人士看来,现金贷具有推进金融市场化、完善金融供给体系、丰富金融市场层次、增加消费者选择空间的巨大社会价值,应当给予生存及发展空间。

  网贷之家CEO石鹏峰认为,其实现金贷本是消费金融中的一个细分市场。消费金融在中国发展到现在,对于整个互金行业及普惠金融领域来说,是很重要的一个细分市场。但是,由于消费金融中小额现金贷相对落地难度很低、速度更快,所以目前看到了大量现金贷的身影,而未来消费金融领域真正有大前景的还是有场景的消费信贷(消费分期)和针对优质用户的大额现金贷。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更多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赌995577发布于房产,转载请注明出处:新款贷利率畸高时期甘休在即

关键词: www.4858.com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