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能永世也找不到好干活

来源:http://www.szfdshop.com 作者:股票基金 人气:105 发布时间:2019-11-07
摘要:近日,Bit-Z首席运营官于洋在所内情报站主办的交易所突围系列对话中,谈到诸多行业热门话题,诸如近期熊市的原因、如何获取新流量等,以及Bit-Z的崛起之道等。 文 | 猫小猪 以下为

近日,Bit-Z首席运营官于洋在所内情报站主办的交易所突围系列对话中,谈到诸多行业热门话题,诸如近期熊市的原因、如何获取新流量等,以及Bit-Z的崛起之道等。

图片 1

图片 2

文 | 猫小猪

以下为对话内容以飨读者:


打好底层建筑

为啥总是愁眉苦脸的?

所长:Bit-Z成立于2016年底,起初表现平平,但交易量在2017年底突然爆发并迅速崛起为前十交易所,Bit-Z在这个过程中究竟做了哪些事情?

因为找工作难,找个好工作更难。

于洋:做对的事情,比把事情做对更重要。

怎么又跳槽了?

首先是把握好时机,去年9月法币交易关闭后,币币交易迎来发展时机,就像雷军说的:只要站在风口上,猪都能飞起来。我们也是从去年9月后,开始步入真正的发展阶段。

因为现在的工作我不满意。

其次是团队超强的协作能力和创新能力。币圈一日,人间一年,在这个快速变化的圈子,公司的技术、产品、安全团队包括运营团队都没有掉链子。

怎么裸辞待业都这么久了?

第三是我们老板长顺担任CEO以来,除了进行一系列战略布局,还首创了上币投票的模式,这个模式实际上为公司带来大量引流。

要我的工作不满意,满意的工作不要我。

第四,很早做好海外布局也是我们走得很正确的一步,目前70%的活跃用户在海外。

别愁眉苦脸的,别忙着跳槽,更别裸辞,

所长:17年下半年其实也是很多交易所崛起的重要时间点,你认为原因有哪些?

因为你也许永远也找不到好工作。

于洋:17年是币圈动荡的一年,我前面也提过,在17年底,一直做币币交易的交易所赢得了很好的发展时机。

具体来说,首先,在宏观的层面上,全球性区块链技术的发展在这个时间点得到了释放;其次,行业的震荡和不规范,让行业上下游有了野蛮生长的空间;最后,当外界发展有利可图时,大量原始股民也入场,这个是行业发展的用户基础。

重点大学金融专业的小Z,在家人的安排下去了老家某银行实习。

所长:交易所行业发展到今天这个阶段,你认为新交易所的崛起空间还有多大?

小Z从小受到的熏陶是银行工作对女孩来说绝对是就业红榜上的Top3,钱多活少嫁得好

于洋:个人认为并不容易。现在市面上的交易所非常多,像FCoin那样短时期能快速崛起的交易所需要天时地利人和。

实习第一周,她被安排在大堂,做大堂经理M的小跟班,引导大爷大妈们办卡开户填票单。

现在随着行业的发展,用户也更加理性,如何争夺新入场的用户或许是一大关键,但用户教育成本和获取成本很高。

活泼勤快的小Z迅速和同事们混熟,随之时常听到的便是同事们关于工作的抱怨——

所长:最近相继有传闻说纳斯达克和纽交所母公司年底要进入数字资产交易所市场,它们毕竟拥有非常丰富的资产交易经验,你看好它们的前景吗?

「哎,今年的奖金怎么还不如去年啊……」

于洋:像纳斯达克这类主流交易所有自身的技术实力和品牌背书,以及成熟的交易监控技术和资产交易经验等。但我认为老牌数字货币交易所积淀的用户基础和大量留存的优质币种或许是横在两者之间的护城河。

「真是还不如人家*银行,听说他们行每年光发加油卡都好几千……」*

另外,数字经济和传统经济是两种不同的经济生态,现在的数字货币交易所是在数据货币发展到一定阶段后应运而生的产物,先拿到了这个领域的入场券,自有其独特的优势。

「烦死了,业绩压力这么大,还有200张信用卡的任务,完不成奖金又没了……」

所长:现在交易所获取新流量普遍比较困难,Bit-Z现在有哪些途径去获取流量?

小Z有点困惑,老家多少人羡慕在银行工作的他们啊,可是他们好像并不满意。

于洋:现在整个熊市不管是从上游流量到下游资金,整个行业情况都不好,这个时候最需要做的还是打好底层建筑。

大堂经理M经常感叹自己觉悟的晚,羡慕公务员可望而不可即的舒坦生活,语重心长地劝小Z有空多刷刷行测题;大客户经理C仿佛看出了小Z对「公务员」这一选项的茫然,建议小Z如果真的对金融感兴趣,就应努力去大城市的券商投行部,有前途。

我们目前常规的获取流量方式更多的是围绕用户,回归交易所本真,比如我们会做好社群运营,熊市时市场是很冷淡的,用户也不爱讲话,那么这种突破口其实是要跟进的。

所长:目前海外市场是怎样拓展的?

随着支付宝、微信支付等网上支付系统的完善和普及,加上整个经济形势的不景气,坏账成堆,传统银行的日子真是步履维艰。

于洋:海外市场和国内相比是另一种套路和玩法,用户更多的关注点是币种背后的价值以及它带来的技术应用、落地情况,更多地回归技术本真和区块链本质,牛熊对于海外用户来说,影响不那么明显。

大客户经理C“醒悟”的早,还真毅然决然地离开原来工作也还算顺利的银行,投身令人迷醉的魔都,入职陆家嘴某家一听名字就挺高大上的券商公司

在做海外市场的时候,交易所主要关注好价值币、严格把控好上币门槛,就是对海外用户最负责的表现。

某天,小Z向很久没有联系了的C请教一些求职中的困惑,C在百忙之中抽空倾听开导,小Z心怀感激。

所长:前段时间Bit-Z其实遭遇到不少负面舆论,你如何看待这些负面信息?

末了,小Z发现C的微信名换了一个,打趣说还是觉得原来的好。没想到,这一个小玩笑却勾起了C的烦恼。

于洋:是的,前段时间我们接连受到一系列有组织的黑公关攻击,有人用我头像PS的截图对话传遍币圈,后来因为我们产品升级的短时卡顿,就被有心者造谣说我们跑路了。

「有个客户说不喜欢我的微信名,就改了……」

从传播层面来说,谣言总是比辟谣传播的要广泛和快速。例如自证清白会越描越黑,怎么说呢,信者恒信不信者恒不信。很多东西例如截图对话这种涉及隐私的东西,特别是打上“割韭菜”这种标签,都会让自证清白变得苍白。

小Z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觉得不可思议。C接着感叹工作现状的不如意,不是出差就是加班,挣的也就那样,还不如原来在银行。原来在银行C做的是对公业务,中小公司追着他要贷款,现在做个人业务,天天追着客户跑,啥要求都得满足。

所长:当时看到那些消息,你们内部的第一反应是怎样的?具体是怎样应对这个事情的?

「别说微信昵称了,说我真名不好听,我TM都要考虑是不是得改!」

于洋:第一反应是站出来辟谣,把事实解释清楚。但后期你会发现,解释不清楚这个事儿。一个事情出来以后,总是有一批吃瓜群众,大家是希望看到爆点的,尤其在熊市的时候。

C放弃了传统银行稳定优渥的生活,追求大城市的投行梦想,小Z一直心生佩服,将其视为榜样,但C的经历却让小Z再次陷入了思索。

另外,我们也会自省是不是有哪些做得不够好,也会和一些用户在沟通。我们希望和用户建立一个和谐、互信的关系。

也许洗牌才刚刚开始

小Z求职那年,国内的互联网行业正风生水起。仿佛但凡沾着点互联网边的企业都发展地如沐春风,动不动七八个零的融资数目让融资在外人看来意义也只剩下数字。不久,小Z收到了一家互联网公司的offer,待遇还不错,做的是财务方面的工作,也算没有离专业太远。

所长:最近一两周币市迎来年度最严重的熊市,ETH触达了年度最低点并持续滑行,作为交易所方,如何看待最近这次熊市?

“996”在当时的就业市场上还不像现在这么普遍被提及,然而小Z已经提前体验地十分彻底。工作忙到想死,坚持只靠初出茅庐的干劲。老板随口一句夸奖比打鸡血还管用,同事偶尔递过来的奶茶也让小Z喝得比蜜还甜。

于洋:熊牛轮回是这个市场永恒的规律,也是市场经济的魅力所在。最近我身边不少朋友说,要对币市失去信仰了,但对Bit-Z来说,做好沉淀和积累是在当下最重要的事。

入职半年后,小Z不幸检查出了重度脂肪肝。毫无征兆。医生说可能是她微胖体质加上工作劳累诱发的。小Z不得不辞职养病,但她依然感恩公司给她发完了最后半个月半休假状态的薪水。

所长:研究过这次大跌的原因吗?

在休假的日子里,小Z认识了名校毕业的可爱妹子W。

于洋:这几天大跌是因为不少资金回笼需求,行业经历了前几个月的疯狂发展阶段,现在也许洗牌刚刚开始。

妹子W为爱情放弃在北京BAT的offer,追随男友来到上海,特别想进入小Z曾经工作过的公司H。作为引荐人,小Z把W的简历推荐給了H公司人力资源部的朋友。

所长:洗牌刚刚开始,这意味着你认为很有可能会继续跌下去?

之后的某个周末,在一个饭局上,小Z认识了程序员Q。Q在饭局前一天刚从H公司离职,准备跳槽到另一家互联网独角兽公司。听闻小Z上家公司也是H公司时,Q顿时喜笑颜开,仿佛见到了失散多年的亲妹妹。

于洋:今年的熊市似乎找不到底。

「你是不是也觉得H公司很垃圾!!!」

所长:那这次熊市对Bit-Z的用户活跃度和交易量有怎样的影响?

Q满是期待地看着小Z。

于洋:坦白说,用户活跃度和交易量确实受到一定影响,这是整个市场的普遍现象。我们内部也是非常理性地看待这个现象,也一直在积极应对,例如我们不断地做一些活动来吸引新用户和活跃现有用户。

小Z搪塞了过去,毕竟除了自己身子“不争气”,她在H公司的经历还是挺“美好”的。

上个礼拜,我们共做了10来场活动,包括社区直播活动、大咖面对面活动、交易豪夺活动,整体来看用户反馈不错。

H公司是不是很“神奇“,几乎同一时间,名校妹子拼命找人引荐想加入,资深码农对其厌恶至极,辞职离开。

所长:近期平台币BZ的币价走势也不是很好,接下来你们会着重采取一些措施来提升BZ的价值吗?

于洋:币种走势不仅要结合自身,更要关注整体大盘走势和行情。目前的熊市阶段,你找不到没有大幅拉伸的币种。

过完年,身子恢复得差不多的小Z又要开始找工作了。

BZ不仅仅是一个交易币种,它是基于平台推出的平台币,它的生态及衍生都与平台息息相关。

一家老牌500强外企S正好缺一位Accounting。

接下来我们会逐步落地我们集团生态体系,比如内部我们会加强优化人才计划,从集团整体价值的提升去带动BZ价值。

小Z被录用了。

另一方面,我们也会着重落实全球节点,之前已开辟了日韩两站,近期也会有新的动作;我们现在投票锁仓、做市门票都是和BZ息息相关。

500强,外企,红唇、套裙、高跟鞋……

所长:Bit-Z还曾在6月推出了交易挖矿机制,但7月初便宣布终止,背后有哪些原因?

要不是这个意外的offer,小Z差点忘了08年看《杜拉拉升职记》时对白领生活的那种无限憧憬。

于洋:BZ平台币是我们本来预设在6月完成集团化战略升级后顺势推出,但是正好碰到市场挖矿热潮,我们就觉得模式也okay,可以作为回馈用户的方式参与一波。

「经济形势这么差,你知道多少公司的HC都冻结了么!小Z啊,你真是运气太好了!」

Bit-Z从最开始推出交易挖矿时候,也强调了这是一次福利回馈活动。在经历一周时间后,我们觉得时间差不多了,回馈机制走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交易挖矿就顺势结束了。

「咱们专业这么多人,偌大的S公司近三年听说只招了不到5个人。您这真是曲线救国呐~」

所长:回到交易所行业,你认为这个行业现存的最严重问题是什么?

朋友们得知小Z病后获得这么一份好工作,无不恭喜,甚至可以说是羡慕。

于洋:目前交易所存在最严重问题就是恶性竞争,毕竟这是一个看起来门槛“不高”、又很赚钱的行业。截止今年6月,市面上有1万多家交易所,这个数字应该还没有统计完全,我认为再多出来30% 是很有可能的。

怀着激动的心情小Z开始了她的Office Lady晋级之路。小Z非常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工作机会,十分努力,很快得到了其他同事的好评和上级老板的认可。

这么多交易所一起在市面上抢用户、抢流量、抢资金,是很恐怖的。

然而好景不长,入职第二个月,小Z就遇到了她的第一个职场危机——

当行业高速发展时,然而又没有规范的制约条件时,畸形发展是很普遍的,比如都在挖矿,比如都在补贴手续费,比如都在币改。但这些现象也是客观存在、无法去改变的现象。

同事X请小Z帮忙一起完成某个项目,同事Y得知后,以小Z没有工作权限且项目完成有误遭到客户投诉为由,状告給老板。

所长:那需要达到怎样的条件,行业才会走向规范化?

顾客投诉在S公司可是天大的事情!

于洋:目前的行业形势,还是一个自我净化和淘汰过程,最后要看各家的自我造血和再生能力。当你的交易所面临真正的技术、安全、风控及用户考验的时候,才是比拼真本事的时候。大浪淘沙,必定会过滤掉很大一部分交易所。

美籍老板深夜电话小Z,询问她是否正在跟进某项目,责问是谁将项目递交给她,并且勒令她立即停止。入职之后还是第一次接到老板的电话,老板严肃的语气让小Z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于洋介绍:

「By the way , I know it`s not your fault, take it easy。 Bye!」

Bit-Z首席运营官。前国瑞泰控股副总裁、钱包金服运营总监、数据增长黑客项目发起人,从事金融产品运作及数据化管理运营长达八年。

天知道小Z有多么感激老板说了最后一句话。即使事后证明,X的用心是好的,只不过从工作流程上出了些问题,至于客户投诉的事情是Y编造的,事实上客户对这个case非常满意。

Bit-Z介绍

Death to the Office Politics!

Bit-Z创立于2016年底,自2017年9月长顺担任CEO以来,公司获得青山资本、国盛金控、梅花天使超过千万美元的资本支持,并首创上币投票机制,目前日均交易量排名全球前十,火币首任CTO宋瑛也担任了Bit-Z集团的技术顾问。

在小Z的认知里,X是一位贴心大姐,对新来的同事都提携照顾有加;Y更是部门的元老级员工,业务出色,听说已经连续多个月公司考核拿A。

X和Y的关系平时都看着挺好的呀,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

不都是说外企工作环境舒适,人际关系简单么?

莫名其妙地被牵涉到别人的“斗争”中,小Z无辜又彷徨。

「好讨厌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啊,我能不参与吗,我能躲得掉吗?」

工作上的愉悦感是相近的,烦恼却是五花八门的。

老同学F来上海,投奔小Z,说是先找个落脚的地方再慢慢找工作。

来上海前,F在老家县城的国税局工作

「体制内的生活是可望而不即的。」

小Z至今还记得**银行大堂经理M说过的“至理名言”。

F当初也是一门心思想当公务员,废寝忘食地刷题、背申论模板,靠着自己的努力好不容易考进了国税,成了县城广场舞阿姨们口中“别人家的孩子”。可如今,她就这样放弃了同样被无数人羡慕的国税局公务员的工作,只身一人来到上海。

想留在上海么?不确定。

想去什么行业?不知道。

有目标企业了吗?还没有。

F只知道,公务员的工作不是她想要的,她只是想来找一份喜欢的满意的工作。老家小县城,靠谱的好企业不多,就打算来大城市上海瞧一瞧。

F说在国税局的工作是不忙,但简单、重复、无聊,有时乏味得让她觉得没有奔头;生活是清闲,很少加班,假期有保障,然而这一眼能望得到头的未来让她恐惧

看着已辞职站在面前的F,小Z也不好意思用什么公务员工作「为人民服务」的崇高情怀来相劝,只能鼓励再三,真心祝愿F在上海能找到一份好工作。

「辞掉了『铁饭碗』,家人不理解,男朋友也不理解,甚至说要分手。其实我也害怕,怕自己会后悔。」

看得出,此时的F很无助。

上次「办公室政治」事件余波未尽,小Z也很是烦恼。小Z甚至都不清楚,自己要不要换一份工作,该怎么找到一份好工作。

有人拥有着别人眼中的好工作,自己却依旧不满意。

有人跳槽,甚至裸辞,下定决心要再找一份好工作,然而却总感觉被「垃圾公司,恶心老板,傻逼同事」的工作魔咒困扰,在加入一家新公司之后,又心生一丝后悔,言语间怀念着上一家公司的好。

带着几许彷徨与焦虑,哀怨怀才不遇的自己怎么就找不到一份好工作!

循环往复,一坑接一坑。

人人都想找个「好」工作,然而什么是「好」工作?

薪酬高、干活少、假期足、福利好、同事美丽、老板亲和…….不,最好自己就是老板!

是这样么?

有的人说,不是啊,我只要工作得开心就好,其他的无所谓。

可是,工作得开心,恰恰是对一份好工作最高的要求。

想要工作得开心,就得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得有充分的工作产出,有符合预期的薪水,有满满的成就感,得和周遭的一切尽可能和谐共处。

难!

没有绝对的「好」工作。

世上所有的工作都是坑爹的围城,城外的人想进去,城里的人想出来。

呵呵呵。

-End-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赌995577发布于股票基金,转载请注明出处:你可能永世也找不到好干活

关键词: www.4858.com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