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潘跑路后还大概有2万个以太坊,曾想文明割长

来源:http://www.szfdshop.com 作者:股票基金 人气:58 发布时间:2019-06-14
摘要:距离朱潘宣布退出币圈,已经过去了21天。 以太坊是什么   以太坊(Ethereum)是一个建立在 区块链技术 之上, 去中心化应用平台 。它允许任何人在平台中建立和使用通过区块链技术

距离朱潘宣布退出币圈,已经过去了21天。

以太坊是什么

  以太坊(Ethereum)是一个建立在区块链技术之上, 去中心化应用平台。它允许任何人在平台中建立和使用通过区块链技术运行的去中心化应用。

简单理解:以太坊是区块链里的Android,它是一个开发平台,让我们可以像基于Android Framework一样基于区块链技术写应用。

  在没有以太坊之前,写区块链应用是这样的:拷贝一份比特币代码,然后去改底层代码,如:加密算法,共识机制,网络协议等等(很多山寨币就是这样,改改就出来一个新币)。
  以太坊平台对底层区块链技术进行了封装,让区块链应用开发者可以直接基于以太坊平台进行开发,开发者只要专注于应用本身的开发,从而大大降低了难度。

目前围绕以太坊已经形成了一个较为完善的开发生态圈:有社区的支持,有很多开发框架、工具可以选择。

这位90后币圈奇才的去向成了一个谜,他不在的这段时间里,一批为虚拟币站台的区块链公号被封,北京朝阳区已无法举办虚拟币推介活动,行业里一片“币圈凉凉”的哀叹。

智能合约

“你可以赚钱,但不能骗钱。”朱潘在一次采访里这么大义凛然地说过,如今看来无比讽刺。退潮之前,朱潘已穿着泳裤上岸,留下曾经对他深信不疑的韭菜们听海哭的声音。一位币值管理从业者和独角区块链追忆起朱潘的往事,聊了他的跑车、20000个以太币和跑路前的想法。

什么是智能合约

以太坊上的程序称之为智能合约, 它是代码和数据(状态)的集合。

智能合约:可以理解为在区块链上可以自动执行的(由事件驱动的)、以代码形式编写的合同(特殊的交易)。

  在比特币脚本中,我们讲到过比特币的交易是可以编程的,但是比特币脚本有很多的限制,能够编写的程序也有限,而以太坊则更加完备(在计算机科学术语中,称它为是“图灵完备的”),让我们就像使用任何高级语言一样来编写几乎可以做任何事情的程序(智能合约)。

  智能合约非常适合对信任、安全和持久性要求较高的应用场景,比如:数字货币、数字资产、投票、保险、金融应用、预测市场、产权所有权管理、物联网、点对点交易等等。
  目前除数字货币之外,真正落地的应用还不多(就像移动平台刚开始出来一样),相信1到3年内,各种杀手级会慢慢出现。

01

编程语言:Solidity

  智能合约的默认的编程语言是Solidity,文件扩展名以.sol结尾。
  Solidity是和JavaScript相似的语言,用它来开发合约并编译成以太坊虚拟机字节代码。

还有长得像Python的智能合约开发语言:Serpent,不过建议大家还是使用Solidity。

Browser-Solidity是一个浏览器的Solidity IDE, 大家可以点进去看看。

8月初,各大媒体轮番报道90后投资人朱潘被爆疑似用ZJLT(终极账本)项目割韭菜。受害者甚至用白布打着横条,上面写着“朱潘是骗子,还我血汗钱”,还用白色相框把朱潘相片框起来。

运行环境:EVM

  EVM(Ethereum Virtual Machine)以太坊虚拟机是以太坊中智能合约的运行环境。

Solidity之于EVM,就像之于跟JVM的关系一样,这样大家就容易理解了。
以太坊虚拟机是一个隔离的环境,在EVM内部运行的代码不能跟外部有联系。

而EVM运行在以太坊节点上,当我们把合约部署到以太坊网络上之后,合约就可以在以太坊网络中运行了。

图片 1

合约的编译

  以太坊虚拟机上运行的是合约的字节码形式,需要我们在部署之前先对合约进行编译,可以选择Browser-Solidity Web IDE或solc编译器。

当事人朱潘在8月6日下午宣告:“永久退出币圈,不会推卸任何责任,对不起,我自始自终,问心无愧!”

合约的部署

  在以太坊上开发应用时,常常要使用到以太坊客户端(钱包)。平时我们在开发中,一般不接触到客户端或钱包的概念,它是什么呢?

图片 2

以太坊客户端(钱包)

  以太坊客户端,其实我们可以把它理解为一个开发者工具,它提供账户管理、挖矿、转账、智能合约的部署和执行等等功能。

EVM是由以太坊客户端提供的

  Geth是典型的开发以太坊时使用的客户端,基于Go语言开发。 Geth提供了一个交互式命令控制台,通过命令控制台中包含了以太坊的各种功能(API)。Geth的使用我们之后会有文章介绍,这里大家先有个概念。

Geth控制台和Chrome浏览器开发者工具里面的控制台是类似的,不过Geth控制台是跑在终端里。
相对于Geth,Mist则是图形化操作界面的以太坊客户端。

朱潘在朋友圈说的这项目还要追溯至今年年初。天使投资人薛蛮子的助理杨钊和一个叫陈文明的人发布了一个做企业信用评级项目ZJL(终极账本),该项目私募到3000个以太坊。薛蛮子、著名经济学家王福重等都曾为ZJL站台,但后来被曝光是虚假项目。

如何部署

  智能合约的部署:指把合约字节码发布到区块链上,并使用一个特定的地址来标示这个合约,这个地址称为合约账户

以太坊中有两类账户:

  • 外部账户
    该类账户被私钥控制(由人控制),没有关联任何代码
  • 合约账户
    该类账户被它们的合约代码控制且有代码与之关联

和比特币使用UTXO的设计不一样,以太坊使用更为简单的账户概念。
两类账户对于EVM来说是一样的。

外部账户与合约账户的区别和关系是这样的:一个外部账户可以通过创建和用自己的私钥来对交易进行签名,来发送消息给另一个外部账户或合约账户。
在两个外部账户之间传送消息是价值转移的过程。但从外部账户到合约账户的消息会激活合约账户的代码,允许它执行各种动作(比如转移代币,写入内部存储,挖出一个新代币,执行一些运算,创建一个新的合约等等)。
只有当外部账户发出指令时,合约账户才会执行相应的操作。

  合约部署就是将编译好的合约字节码通过外部账号发送交易的形式部署到以太坊区块链上(由实际矿工出块之后,才真正部署成功)。

随后“薛蛮子的门徒朱潘”加入了该项目,并改名为ZJLT。据说朱潘拥有该项目50%的股份。

运行

  合约部署之后,当需要调用这个智能合约的方法时只需要向这个合约账户发送消息(交易)即可,通过消息触发后智能合约的代码就会在EVM中执行了。

6月15日ZJLT开盘,开盘价人民币约0.1元,最高涨到0.17元,但之后很快就跌下去了。

Gas

  和云计算相似,占用区块链的资源(不管是简单的转账交易,还是合约的部署和执行)同样需要付出相应的费用(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对不对!)。
  以太坊上用Gas机制来计费,Gas也可以认为是一个工作量单位,智能合约越复杂(计算步骤的数量和类型,占用的内存等),用来完成运行就需要越多Gas。
  任何特定的合约所需的运行合约的Gas数量是固定的,由合约的复杂度决定。而Gas价格由运行合约的人在提交运行合约请求的时候规定,以确定他愿意为这次交易愿意付出的费用:Gas价格(用以太币计价) * Gas数量

  Gas的目的是限制执行交易所需的工作量,同时为执行支付费用。当EVM执行交易时,Gas将按照特定规则被逐渐消耗,无论执行到什么位置,一旦Gas被耗尽,将会触发异常。当前调用帧所做的所有状态修改都将被回滚, 如果执行结束还有Gas剩余,这些Gas将被返还给发送账户。

如果没有这个限制,就会有人写出无法停止(如:死循环)的合约来阻塞网络。

  因此,实际上,我们需要一个有以太币余额的外部账户,来发起一个交易(普通交易或部署、运行一个合约),运行时,矿工收取相应的工作量费用。

图片 3

以太坊网络

  没有以太币,要怎么进行智能合约的开发?可以选择以下方式:

“尽管这不是一个有真实应用场景的币,也不是一个真正会做出来的币。但朱潘也曾想过慢慢地文明割韭菜,但最后盘子太大了,没有币值管理团队敢接,自己护不住便只好粗暴割韭菜了。”爆料人说。

选择以太坊官网测试网络Testnet

  测试网络中,我们可以很容易获得免费的以太币,缺点是需要发很长时间初始化节点。

爆仓之前,朱潘一直在和大户承诺会拉盘,许多人相信他,并等待ZJLT大涨。

使用私有链

  创建自己的以太币私有测试网络,通常也称为私有链,我们可以用它来作为一个测试环境来开发、调试和测试智能合约。
通过上面提到的Geth很容易就可以创建一个属于自己的测试网络,以太币想挖多少挖多少,也免去了同步正式网络的整个区块链数据。

图片 4

使用开发者网络(模式)

  相比私有链,开发者网络(模式)下,会自动分配一个有大量余额的开发者账户给我们使用。

但是,在开盘后,ZJLT并没有像朱潘所说的会上涨,而是一直在持续下跌。

使用模拟环境

  另一个创建测试网络的方法是使用testrpc,testrpc是在本地使用内存模拟的一个以太坊环境,对于开发调试来说,更方便快捷。而且testrpc可以在启动时帮我们创建10个存有资金的测试账户。
进行合约开发时,可以在testrpc中测试通过后,再部署到Geth节点中去。

更新:testrpc 现在已经并入到Truffle 开发框架中,现在名字是Ganache CLI。

在被持续地欺骗后,用户们的怒火被点燃,8月6日,收到朱潘会在今天回公司的消息后,一些维权用户携带横幅,从各地来到北京朱潘的公司维权,希望可以退币还钱。

Dapp:去中心化的应用程序

  以太坊社区把基于智能合约的应用称为去中心化的应用程序(Decentralized App)。如果我们把区块链理解为一个不可篡改的数据库,智能合约理解为和数据库打交道的程序,那就很容易理解Dapp了,一个Dapp不单单有智能合约,比如还需要有一个友好的用户界面和其他的东西。

图片 5

Truffle

  Truffle是Dapp开发框架,他可以帮我们处理掉大量无关紧要的小事情,让我们可以迅速开始写代码-编译-部署-测试-打包DApp这个流程。

但维权无济于事,朱潘于下午宣布退出币圈,“问心无愧”。

总结

  以太坊是平台,它让我们方便的使用区块链技术开发去中心化的应用,在这个应用中,使用Solidity来编写和区块链交互的智能合约,合约编写好后之后,我们需要用以太坊客户端用一个有余额的账户去部署及运行合约(使用Truffle框架可以更好的帮助我们做这些事情了)。为了开发方便,我们可以用Geth或testrpc来搭建一个测试网络。

“不负责任地估计,他应该还剩2万个以太币左右的资产,但我们也不能确认。他肯定不会还钱的,也不会回来。”爆料人说。

出事之后,薛蛮子也对媒体表示:“根本没投资过一家叫终极账本ZJL的企业,绝对是子虚乌有。”

薛蛮子的这番表态,让事情陷入了”罗生门”.

02

朱潘的发家史在币圈人尽皆知。

2016年,24岁的朱潘创办了海南蘑菇头网络科技有限公司,2017年4月,旗下的4931游戏交易平台上线,但并没引起什么反响。

但朱潘想了“奇招”,通过两次黑掉投资人薛蛮子的个人账号来做广告,拿投资。为了证明自己,朱潘索性黑掉了薛蛮子的邮箱、微博,并且分别给李开复、徐小平发了邮件,还用其微博为自己的公司做推广。

没想到,薛蛮子却极为欣赏这位胆大妄为的年轻人,并且还饶有兴趣的在上海与朱潘见面,随后便敲定了投资朱潘,投资就是投人嘛。在2017年5月,朱潘公开 宣布得到薛蛮子千万级天使轮投资。

爆料人表示,朱潘因此事火起来大概两三个月后,他就靠代投挣了很多钱。那时是币圈的鼎盛期,他当时表示自己能够对接一切项目方,很多新人进来,给朱潘带来了巨额的财富,“至少在两个亿以上”。

朱潘在财富巅峰时期买了许多跑车,朋友圈盛传“恭喜朱老板喜提拉法”。江湖传说,一掷千金的朱老板还送给币圈媒体xx财经一辆跑车,“打开车库,随便挑”。

图片 6

法拉利LaFerrari 全球限量499台

代投之后,朱潘想要做送水者的生意,打造了区块链生态圈BEECOOL。

“社群运营是区块链项目的刚需,上交易所的时候,对方会派尽调人员加到你的群里去看活跃度和粉丝数,此外,项目本身的运营更离不开社群,所以这一块很重要”,朱潘在一次采访说。

朱潘宣称,BEECOOL每天要见十几个团队,算下来一年大概有3000个团队,即使只占市场的10%,整个市场上也有三万个项目。

“我们去年和朱老板聊了聊,我们发现BEECOOL其实有很多机器人社群。教人什么500人大群怎么管理之类的,但是其实他的管理层也都是假的。”爆料人称。

那时的朱潘并不信任币值管理,认为都是扯淡,“拉盘就完事儿了”。但到实际操作的时候,他也认识到币值管理团队的重要性。此前有报道称,朱潘在ZJLT之后,一共私募了大概25000个以太币,已知的分布是:朱潘自己手上3000个,火币账户里锁仓1500个,委托给孙泽宇市值管理团队2000个,易理华市值管理团队1500个。其余的将近17000个以太币不知所踪。

“据我所知,朱潘差不多是20000个以太币离场的。”爆料人说.

为其站台并栽在ZJLT项目上的大佬有很多,不少人在其跑路后矢口否认。聊天的最后,爆料人意味深长地说:“可以现在去问问薛蛮子,朱潘还是他的得意门生吗?”

图片 7

币圈的造富神话来得快,破的也快。如一位资深财经媒体人所说:一个人突然以成功人士的姿态出现在众人面前,那么他一定是在编故事。

朱潘的故事结束了,张潘李潘们的故事依旧还会上演。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赌995577发布于股票基金,转载请注明出处:朱潘跑路后还大概有2万个以太坊,曾想文明割长

关键词: www.4858.com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