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财经独家|传统VC:币圈寒冬“摆渡人”

来源:http://www.szfdshop.com 作者:股票基金 人气:133 发布时间:2019-06-14
摘要:“祝山寨币早日归零。”8月19日,刚刚清退了手里所有虚拟货币的一位投资人发朋友圈称。 核财经APP独家 半年前,他的手里的虚拟货币还价值2000多万,但熊市之下,缩水至100多万。

“祝山寨币早日归零。”8月19日,刚刚清退了手里所有虚拟货币的一位投资人发朋友圈称。

核财经APP独家

半年前,他的手里的虚拟货币还价值2000多万,但熊市之下,缩水至100多万。

文|主笔 Vincent

眼下,币市正处于今年以来最低迷的状态,多位业内人士透露,这波行情下,那些早期靠炒作、后期没有技术支撑的空气币可能会大量归零。

区块链潮起,传统VC即与加密货币产生了关联。最早搭上这班车的薛蛮子曾笑言,“终于找到争取财富自由之路”。

熊市之下,发币项目方也接连遭遇融不到资的重挫。

图片 1

HChain Labs创始人林子昊告诉深链财经,近两个月来,很多项目方资金短缺,想融资却没有投资人敢轻易出手。

相较传统企业融资往往经历A、B、C、D乃至E轮并上市才能形成正向现金流,区块链项目融资却是天使轮、私募后直接上市套现。两者财富自由之路泾渭分明。

7月,他在杭州见了25个想融资的团队,但最后都没有投,他判断下半年将是区块链项目大量关门的阶段。

2018年4月以来,加密货币市场进入熊市,投资者与项目方接连失血。被裹挟在熊市洪流的每一个人都充满了无力感。钱,成了战胜冷冬的唯一法宝。

一方面是币市的衰歌,但另一方面,一直觊觎区块链这块蛋糕的传统VC却开始悄然入场。他们寻找真正的技术团队,以期在熊市找到优质的区块链项目。

“币圈的寒冬,很可能是传统VC的春天。”长期跟踪、研究新经济领域前沿动态的链兴资本创始合伙人张明镜判断,眼下是区块链项目进行股权投资的最佳时期,觊觎区块链这块蛋糕的传统VC,应当参与这场“伟大的博弈”。

深链财经采访了近十位项目方、token投资人和传统VC,以期呈现眼下二级市场的熊市困局。

少数先行者的派对

投资者清盘退场

斯坦福大学辍学创业的早期“比特币党”人相信,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此话用于形容国内区块链行业发展初期,亦不为过。

8月18日,香港的一个区块链峰会上,原本可容纳200人的会场,只坐着不到30人。台上的嘉宾难掩倦容,台下的观众则低头埋看手机。会场一度陷入长达两分钟安静的尴尬境地。

“数字货币就是个流量生意。”在币圈赚得盆满钵满的镜湖资本创始合伙人吴幽说。

曾因区块链而不眠的各大社群也陷入一片死寂,疲软的感觉在资本、用户、项目方之间传递。

从大学毕业开淘宝店起,吴幽在古典投资领域有过很多标签。然而他认为,任何阶段都比不上币圈刺激:“有时半夜醒来,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现在心态就是趴下不动。”7月底,投资者雄飞把全部虚拟货币换成了ETH和BTC。他本打算抛掉山寨币,换成主流币保值,但熊市之下主流币也接连下跌。

财富的膨胀让他有了更多追求。迄今,他共投了EOS、Blockhouse、Dnet、Arcblock、Sankobt等近50个项目。年仅28岁的他,已是46亿人民币规模基金的管理者。

8月14日凌晨,ETH突然迎来了“瀑布”跌,从300余美元跌至一年来的最低点,251美元,冲破了人们的心理支撑位。

在无意中闯入币圈的95后创业明星、极豆资本创始人张议云看来,真正的大钱不是赚来的,而是捡来的。

这一次大跌不同于去年9月初的暴跌和今年1月的千币齐跌,电报群不再有“抄底买入,财富自由”的“梭哈”宣告, “三点钟群”里不再有神学探讨和哲学思辨,币圈大佬们也纷纷缄默其口。

因投资玛雅矿机、尚亚交易所、深创学院等众多项目而发迹的张议云表示,极豆资本的投资专注于矿机、矿产与交易所。投资标准也非常简单:价格不贵、团队OK、价位合适。

某位币圈大佬发朋友圈称:“这半年的熊市,资产跌了一个零。”

而从怀揣“找到吃饭的门路”到一手创办了得资本,出生于湖南娄底乡下的易理华也上演了“血泪奋斗史”。他告诉核财经APP,自2015年布局区块链,他先后投资了EOS、公信宝、量子链、唯链等100余个区块链项目。

现在,雄飞的imtoken钱包里躺着2000多个ETH和10个BTC,正随着低迷的行情一天天缩水。

吴幽等人的经历,真实再现了区块链行业吃螃蟹的故事。先行者中,还有如今币圈耳熟能详的薛蛮子、吴忌寒、李笑来、赵东、郭宏才,传统资本则如分布式资本、真格基金、红杉资本、IDG等机构。

市场上,已经有不少像雄飞这样的二级市场投资者正纷纷清盘退场。

据张议云观察,早期区块链项目对传统VC的依赖和粘性并不高,币圈的资本市场就基本实现了自给自足。不过,如果说躺着赚钱是早期少数人的飨宴,那么在ICO风暴期,更多的传统VC机构不是没有发现机会,却碍于传统投资逻辑与机制,与区块链失之交臂。

8月19日,另一位投资者在社交媒体发言称,熊市把“山寨币”全部清盘了,原本2000多万的币现在只卖出来100多万,而且还没有流通量。

吴幽对此深有感触。“数字货币在国内萌芽的头两三年,传统 VC 机构里很少有人认真、严肃地对待过它们。绝大多数人把数字货币视为互联网金融的细分领域,而且区块链技术学习成本高、政策风险大。”

二级市场流动性骤减也是判断眼下形势低迷的一个表现。

他告诉核财经APP,一位传统VC 机构的朋友曾想试探性地以个人名义进行投资,还进行了详细尽职调查,结果半道被告知项目私募已完成。

一位币圈知名投资人曾告诉深链财经,7月二级市场的流动性不足一两个月前的1/20。

“币圈当时玩得太狂野。项目启动后,基石份额通常是ICO时价格的二至三折,明眼人一般在这阶段下手。基石份额分完后,私募环节的价格在ICO时五至七折,这阶段会吸收一些优质外围投资者,后面便是上市获利。整个流程3个月左右即可完成,根本不按传统VC的套路募资、投资。”笃定“区块链是未来”却错失良机的某VC机构投资总监Alen不无遗憾地说。

据CoinMarketCap统计数据,过去一年交易量数据,最高点在今年1月5日,24小时交易量为661亿美元。5月16日以后,24小时交易量只有3次突破200亿美元(5月24日、7月25日、7月28日)。

DFund合伙人杨林苑也告诉核财经APP,大部分传统VC之所以未能在区块链领域找到通路,主要是LP限制和决策机制等原因,还处在学习和了解阶段。

到了8月19日,24小时交易量跌至121亿美元,相较最高点跌幅81.7%。

用易理华的话说,就是传统VC在面对区块链时反射弧太长。

图片 2

传统VC助涨亦助跌

去年12月至今年7月二级市场月成交量变化图

对许多传统VC来说,机会可以错过一次,但不能错过第二次。或许是去年ICO火爆带来了示范效应,在Alen等人印象中,2018年成为传统VC大量涌入区块链行业、仓促上车的一年,尽管在他们眼里,活跃在国内市场的多数传统VC更像套利机构。

面对这样低迷的局势,雄飞分析:“主要原因是迟迟没有能够落地的杀手级应用出现,然后空气币太多了,尤其是以FCoin为代表的挖矿交易所平台币资金盘的破灭,加速了小牛市的终结。”

“在国外,VC定位很清晰,旨在发现有潜力的项目、团队乃至行业,然后用资本和资源进行长期孵化,甚至培育生态。”Alen说道。

项目接连破发

无疆科技CEO陈鸿道对此颇为认同。

最先感知到行情变化的是币圈基金。一个明显的现象是,曾经快进快出、追求增长和热度的币圈基金方,现在纷纷捂住钱包,表示“不再投了”。

他说,一些投资机构的加密货币市场运作相当简单:一是靠撒币逻辑来投资,几乎逢投必赚;第二,套利期很短,因为发币周期短,上市后即可平安撤出。“我接触的十几家投资机构,都是这种短线打法。”

“第一个项目不赚钱,第二个项目还是不赚钱,然后第三个项目,不仅是参与者不赚钱,连早期投资者也不赚钱的时候,所有人都不投了。”林子昊说,语气里透出无奈。

在业内,鉴别传统VC良莠并非难事。久经沙场的Alen坦言,一个VC是否为套利而来,看两点便知真假:第一,割韭菜问题,一般会严格要求社群体量,实际是看项目方裹挟的韭菜数量。第二,时间问题。很多机构投项目时,有些条件苛刻且不合理,比如要求三个月内上交易所,明显是拔苗助长,一旦上市实现套利便拍屁股走人。

他观察到的一个非常明确的撤退信号是,进入7月,几乎所有项目,上线都会破发。

陈鸿道告诉核财经APP,抛开其他因素,仅就传统VC来说对市场是助涨亦助跌。“行情好时会把项目代币价格推得更高,完成套利;熊市来临,传统VC因具备投资者的专业眼光,更易察觉趋势特征,往往先一步撤出市场,形成资金真空期。”

根据“币通数字货币榜单”,7月新上线币种58个,截至7月30日破发币种共计41个,破发率71%。这41个数字货币市值较公开发行首日平均缩水48.26%。

而传统VC入场的这股风潮,也的确来得快去得急。随着加密货币市场进入熊市,“多米诺骨牌”效应开始浮现。

其中最令投资者痛心的当属MX token(抹茶),首发于7月11日,开盘价1.12个ETH,当天即归零。

CoinMarketCap数据显示,全球数字货币市值自2018年1月到达历史最高点8238亿美元后不断下跌。截至11月25日12时,总市值仅约1392亿美元,相比最高峰时蒸发约83.1%,24小时成交量约145亿美元。

此外,8月4日,作为“币改第一枪”的QOS在FCoin上线,开盘价0.00005 ETH,但次日开板后便一路破发。截至8月20日下午3点,QOS价格为0.00001144 ETH,跌幅77%。

图片 3全球加密数字货币总市值走势。数据来源:CoinMarketCap

“一些项目不会低于成本价太多,但是保本是做不到了。”

2018年前三季度区块链项目融资也呈下降趋势。根据11月22日发布的《2018年中国区块链产业发展蓝皮书》,第一季度融资项目占比29.41%;第二季度新增项目占比 24.02%,环比下降18.33%;第三季度新增项目占比19.12%,环比下降20.41%。

此前,很多项目在上线之后项目方都会操盘,通过低价吸收筹码,再在高价出售,来提升或者保持币价。但是如今当行情不好时,大家都开始抛盘,无人买入,价格便只会越来越低。

在杨林苑看来,传统VC避离熊市是正常反应,更何况他们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区块链信仰者。当然,“如果VC能真正去孵化、帮助和推动一个行业发展,区块链世界是乐见的。”

“现在的项目,没有拉盘的市值管理团队,明显是扛不住了。”林子昊说。

区块链投资2.0时代来临?

林子昊还透露,7月底,很多市值管理团队都撤了,项目方不再护盘。

币价到底会跌到何种地步?这是悬在圈内人头上的一把利刃。

比林子昊还早感知到寒冬的是BlockVC的徐英凯,“4月份(行情)就很差了,6月中之后没有再投过项目。”他说。如今,他正趁熊市在度假。

从Gartner技术成熟曲线来看,目前区块链已经过了非理性的顶点,进入泡沫破裂后的低谷期。根据Forrester报告,多达90%的企业区块链项目将无法实现服务的提供。

融资进入寒冬

更为严峻的是,很多没有盈利点的区块链项目余粮严重不足,生死存活就在当下。蛮子基金的金钰预测,80%的项目将会在这个“冬天”死去,即便是存有一至两年干粮的项目方,也不代表就是安全的。

币圈基金开启休息模式,项目方也进入融资寒冬。

穿梭于传统VC机构和Token Fund的吴幽表示,现在不仅市场上的VC募不到钱,项目方也融不到资,二者同时经历凛冬,谁也好过不到哪里去。

7月,林子昊在上海和杭州转了一圈,在一周内见了25个团队,最明显的感觉是“做基础创业的区块链公司快不行了”。

“每个投资机构都在密切地注视着眼前的形势。”杨林苑向核财经APP透露道。

“有些项目甚至房租和员工工资都付不出去了。”林子昊说。

易理华、金钰等人也表示,最近半年他们在不断复盘与思考,始终看好区块链的价值,并会理性对待市场的波动。

所以,很多项目迫切需要资金挽救现状,“发过币的,只能做股权融资,没发过币的,就准备发币。”

但即使处于如此不利的环境中,陈鸿道仍然注意到了一股不可忽视的逆向暗流——尽管熊市向牛遥遥无期,All in区块链的传统VC还在增加。

但是,熊市股权融资也没那么容易,一些项目的估值缩水10倍甚而20倍。而发币项目市值随着ETH贬值,资金也严重缩水。

根据《2018年中国区块链产业发展蓝皮书》,2017年全球区块链服务市场价值约4.1亿美元,预计2024年达到约305.9亿美元。2018年至2024年的年复合增长率为85.09%,预示着全球区块链产业的竞争态势将愈加激烈。

无力拉盘、融资受阻、估值迫降,这些都逼迫着项目方靠套现ETH输血公司资金链。

这份《蓝皮书》亦显示,截至2018年10月底,当年新增项目最多的是公有链,共55个,占15%;其次是资讯平台,共44个,占12%;再次为交易所和支付,分别为27和23个,占7%和6%。而从大类别看,金融服务类新增项目共计83个,实体经济新增项目38个,社会应用类新增项目54个。

但是,大量项目在今年年初ICO时选择用ETH进行融资,彼时ETH价格一路飙升,于1月15日达到最高点1389.18美元。通过近半年的运转包装,很多项目在七八月份上线交易所。

图片 42018年区块链新增项目行业分布。数据来源:链塔数据平台

因为现在的行情不好,大量项目上线破发,这些项目可能没有融到预期的资金。林子昊的判断是,为了补血资金链,这些项目就会选择卖掉ICO阶段募集的ETH。

熊市对传统VC而言是历练的最佳时机。如果说上一个牛市是草莽英雄的逆袭,那么下一波牛市是精英人群的舞池;为“Idea”买单的时代已经结束,区块链将进入真正的价值投资时代。

“当所有项目方都开始卖ETH套现,市场就崩了。”他说。

张议云透露,熊市蓄力主要做两件事情:一是投后管理,服务已投的优质项目,一起穿越牛熊;二是行业研究,发现并守候下一个百倍的品类和项目。

这就好比一副相连倒下的多米诺骨牌,投资基金、项目方、投资者,在熊市里接连失血。

Y Community Token Fund 合伙人李刚强则把心思放在了对传统模型的突破上。结合股权投资的经验,他将区块链投资概括为F1模型。赛道即市场需求与用户痛点,赛车即商业模式与经济模型,赛手即团队,啦啦队即社群,赛车场即交易所。未来,只有当社群发出更多理性、有见地的声音,项目才会更好,社群才会更活跃。

但与此同时,一直蛰伏的链圈队伍开始入场。

“坦率地讲,我认为区块链投资已进入Token Fund 2.0时代。未来伴随着发行合规、交易合规,会有越来越多的股权投资机构试水区块链和加密资产,而优秀的Token Fund也会借鉴更多股权投资的经验和逻辑。”杨林苑如是预判道。

传统VC趁机入场

“这是币圈的寒冬,但可能是区块链的春天。”一位不愿具名的投资人称。

他告诉深链财经,传统VC觊觎区块链这块蛋糕很久了,之前项目价格高争不过币圈基金,正好趁行情不好项目估值低入场。

“传统VC看到了传统行业可以通过区块链技术重构商业模式,但是原来泡沫太多,太热闹,一般区块链公司还不愿意要传统VC的资金。”黑湃科技创始人李茗向深链财经称。

李茗介绍,币圈基金的投资周期为3天到一周,而传统VC投资周期至少为3个月。

而今,趁着项目估值低、币圈基金纷纷收缩的熊市,传统VC终于扬眉吐气了一把。

“现在,空气币大家都不敢投了,所以全部回到价值投资上。”林子昊预备和几个传统VC和PE合作成立一只并购基金,专门抄底优质但估值回归合理的项目(回报周期2~3年)。

“我们是看好区块链的未来的,正好趁一批空气项目死掉后,才好分辨哪些是真正做事的好项目。”创大资本创始人许洪波向深链财经称,此刻“正是播种好季节”,所以他们在在熊市不会收缩投资,反而扩大规模。

对于各大传统VC而言,寻找优质项目变得尤为重要。

许洪波称,能比别人更早找到优质项目,是各大基金的竞争力所在。

“当项目白皮书已经送到你手里时,你就已经输了,可能这个项目早就找过了别人。”许洪波说。

不过,很多投资人现在根本不看国内的项目。

“国内的白皮书只能称作商业计划书,国外的才算是真的白皮书。”一位投资人说。

从去年开始,林子昊就跑到国外去看项目。他的观察是,硅谷项目估值过高,所以他今年的政策是,去欧洲找。

“欧洲的学术能力也很强,工程能力很好,而且估值不高,现在很多机构开始转到欧洲,尤其是英国、德国一块。” 林子昊称。

熊市之下,理性正在回归,韭菜也正在成长,一位区块链营销咨询机构的从业者称,从今年初开始,纯粹的PR对项目拉盘失去了作用,“说明韭菜也在成长”。

深链财经采访了近十位项目方、传统VC,大家的共识是,此时是区块链扬清激浊的时候。谁有余粮或者谁技术好真正做实事,谁就能在这个寒冬活下来。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赌995577发布于股票基金,转载请注明出处:核财经独家|传统VC:币圈寒冬“摆渡人”

关键词: www.4858.com

上一篇:不谈圈钱炒币,区块链到底能干什么?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