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市,区块链回硅谷淘金?

来源:http://www.szfdshop.com 作者:股票基金 人气:50 发布时间:2019-06-16
摘要:四年前,硅谷的极客们开始举行小规模的区块链分享会,Vitalic在迈阿密开启以太坊ICO; 现在离场,应该还来得及,标题就是我要说的,熊市已经来了!当然最好是我错了,我错了,我

四年前,硅谷的极客们开始举行小规模的区块链分享会,Vitalic在迈阿密开启以太坊ICO;

现在离场,应该还来得及,标题就是我要说的,熊市已经来了!当然最好是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

四年内,区块链、ICO的概念在中国蔓延,在2017年达到顶峰;

以下方式禁止使用:

四年后,国内币基金又开始涌入硅谷,去寻找优质的区块链项目;

别试图用抄底的心态,别用想分摊成本的方式,别幻想它还能涨20%上去,因为大部分的人都是等它涨了一部分然后离场,这些方式我自己试过,也看着很多的人试过,不要妄想你的身上会发生幸存者偏差,不过它确实是会发生。

这四年,比特币价格起起伏伏,区块链创业项目多如繁星,ICO概念在国内疯狂爆炒和蔓延后,又回到了最初的摇篮。

之前是不愿意承认,特别是参加了EOS以后,却再也见不到类似量子链和公信宝那样的快速的翻数倍的事情了,EOS可能是最后的狂欢的落幕,因为参与的人越来越多,从来没有一门生意,参与的人多了,大家还跟之前一样挣钱的,还保证每个人都挣钱,没有这样的生意,至少要说很少很少。

重回硅谷


先说说我的经历,因为之前炒股当过韭菜的原因,研究股市,研究了Python,研究了量化分析,而且还阅读了大量的心理学书籍。

“必须得投!”

其实很多时候,有时候我们投资,特别是中国的A股,这是中心化的市场,跟我们目前的参加ICO而得到的代币或数字币完全不一样,但是A股有个涨幅10%的规矩,也就是说你运气不是特别差,不太可能的是一下子跌到只剩下一半,但是数字货币确实可以,很多人甚至没有做过个人的投资理财,一头扎进了数字货币,我很佩服你的勇气,如果你连一本相关的书或者资料都没有看过,永远记住一句话,区块链很有前途,不代表你能顺利上车。

今年I月,在看了200多份白皮书后,一家base在硅谷的区块链项目,给节点资本合伙人史翔宇留下了深刻印象,因为它的白皮书“推论过程极其严密,技术表述极其详细”。

我给的建议是:

与国内一堆粗制滥造的白皮书相比,与那些华而不实的文字、图片相比,这简直是“鹤立鸡群”。

做错了就一定要认错离场,保留好你资产,就算现在依旧只剩下70%,甚至50%,你完全无法想象,怎么短短的几天就这样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是,你现在离场,在熊市的调整期你将能够买到比你现在拥有的数字货币多的多的数量,将来的牛市会补偿你的,否则你就将持有你现在这个数量的货币在漫长的阴跌中等待漫长的岁月。

“国外项目的白皮书才算是白皮书,国内项目的白皮书更多是BP或者是宣传册。”史翔宇称。

穿越牛熊,如果趋势是熊市,你就应该离场,就算是当了韭菜了,远离熊,所谓的穿越,可以是近距离的观察,没人让你跟着熊走,在市场低迷的时候,持续不断的买入,资金可以操控市场,却无法制造缩量,缩量是什么?大家都绝望了,不参与了,所以没有成交量了,这个时候,你该参与了。

白皮书,成为国内与海外项目间差距的最直接的表现。也正是这份白皮书,让史翔宇认定,要去海外,找更优质的项目。

观察,再观察,确定哪些资产是优质资产,等到足够的价格以后再买入。

实际上,“出海找项目”,已成为今年国内币基金的“共识”。

你们的想法,不外呼如下:

Base在硅谷的Continue Capital创始人林吓洪,也隐约感受到了这个趋势。

等到涨到我买入的价位,我就卖掉

“之前,基本上是硅谷投硅谷、国内投国内。”林吓洪称,“美国只有几家华人背景的区块链基金,比如说丹华、Uphonest Capital等。”

现在不能离场,离场就是承认自己失败了

但他最近发现,国内币基金名字开始频繁出现在硅谷项目的投资方列表名单中。

再涨一点一点,我就卖掉

“之前在硅谷区块链项目投资方中,可能我们是唯一一个有华人背景的。但最近,很多好的项目投资方名单中,甚至会出现一半中国的基金(名字)。”林吓洪称。

可是大家仔细想一个问题,如果你还有资金你愿意去购买,甚至我说的狠一点,你愿意卖掉你的房子,全部投入么?别说房子了,连一毛钱都不会再投入了,你的情绪本身就是市场的情绪组成,只是有的人离场的早,做错了就立刻的认错了。

硅谷,成为国内币基金出海的第一站。

离场,损失了50%,以后你还是有机会能够再次拿回来,但是如果你最后只剩下10%,我无法确定是否有人做到一段时间1000%,但是一般能做到这样的人,也不会犯让资本只剩下10%的错误。

“之前我们想去美国找项目,但因为当地没有人,效果并不是很好。”史翔宇回忆,为此,节点在今年5月份参加了在硅谷举行的“共识大会”,就“把整个联系建立起来了”。

同样的对于很多很多的平台,具体大家可以看看press one并不是完全的去中心化,而是有限的去中心化,大家也一直责怪BTC的不改变,其实这不是什么守旧不愿改变,而是这本身就是关于是否去中心化的斗争理念的争论,其他的货币会消亡,比特币很难,不仅仅它是第一种成功的数字货币,而是它坚持了完全的去中心化,谁也无法阻止它的价值,ltc也是一样。有限中心化的如果要拥抱足够的市场,就必须跟现在的权利进行博弈,进行妥协,除了革命,没有哪种方式是不妥协的,不协商,不制衡的。

大会的效果也非常明显,史翔宇称,之前都是节点寻找硅谷项目方,现在项目方会主动找上门来。

JL曾经说过,让散户接盘不是在大涨的时候,你卖给他们,而是在下跌的过程中卖给他们,因为他们会幻想,既然之前已经到达过某个高度,现在跌了一半了买入是合适的。

除了主动宣传,国内币基金开始在硅谷积极设点。

有限中心化和去中心化的线路之争,凡是坚持去中心化的资产,未来可能会跌,但是有一条铁的验证就是,凡是优质的资产成交将大于劣质资产,凡是优质资产的下跌将小于劣质资产,金钱是会说话的,人民会用脚来进行投票的,去中心化的越是能够受到保护。

据业内人士透露,PreAngel创始人王利杰几乎已经base在硅谷;FBG大本营虽然在新加坡,但也开始在硅谷频繁出现;BlockVC、八维资本等,都开始在硅谷布局。

如果确定了是个熊市了,你应该干嘛!看书,学习,其实还有些事情,你是能够干的,如果你有足够的投资经验!熊市来了,你不知道你除了学习该干嘛,那你就很傻了!这里就不明说了,明白的一点就透,不明白的始终不明白。

“以前投资的90%都是国内项目,现在70%~80%都是海外项目。”史翔宇称,大部分是美国硅谷项目。

买几本书籍关于投资的,关于区块链,关于心理学的去看看。

虽然国内币基金组团去硅谷寻觅好项目,是今年的新趋势,但林吓洪却认为,“早就应该来了”。

“应该说投资硅谷一直是一个历史常态,现在大家才转过来我挺吃惊的。”林吓洪称.

国内项目的“命门”

林吓洪还记得,他是从如今的Dfinity创始人Tom Ding口中,第一次听到“以太坊”三个字。

“你知道以太坊吗?”即便林吓洪回复不知道,对方依然难掩兴奋,“这是我今年最看好的项目之一。

“他既然这么讲,那我当然要去看啊。”林吓洪去参加了以太坊在硅谷的交流会。

林吓洪已经记不得当时交流会的细节,因为这就是一般的“硅谷极客技术分享”:一个咖啡馆的小房间,开发者聚在一起,先听Vitalic讲,再进行Q&A。

2014年7月,林吓洪参与了以太坊众筹,但他称当时的心态就有点像“捐献”,“一是因为以太坊长达一年后主链才上线,二是比特币价格一直在跌。”林吓洪解释道。

可以说,区块链早期在硅谷设了一个传播点,但却不在这里爆发。

时间来到2017年。这一年,比特币、以太币价格攀升,ICO在国内点起了一把火,小蚁、量子、公信宝,国产公链三宝一飞冲天,

“当时国内市场的确是有点乱。”史翔宇称,这场价格的狂欢,让无数人红着眼涌进来。

彼时,币圈投资“僧多粥少”,新项目只要和区块链沾边,只要概念能自圆其说,都能得到追捧。

“九四”之后,ICO在国内被遏制,但它依旧成为全球狂欢。数据显示,2017年全球ICO融资金额高达 350 亿元。

但今年,随着区块链项目技术落地困难以及各种行业乱象,投资人曾经的狂热和乐观,开始渐渐退去。

“但现在竞争比较激烈,市场行情也不是这么好了。”史翔宇称。

实际上,从2018年起,区块链一级市场领域才开始出现大规模的精细化的机构化运营。

“之前更多的是个人投资,或者是在二级市场的投资。”史翔宇称。

机构化运营的结果,就是对投资项目要求更高。

实际上,今年区块链项目在整体质量上是上升的,国内项目也是如此。但是,国内创业项目,却有一个致命的短板。

“我们目前对区块链所处阶段判断是,现在是一个‘大基建’的阶段,就是在做底层建设的阶段。”史翔宇称,“这个阶段,对团队最大的要求,就是架构能力。”

但国内技术团队在做产品、做应用方面更有经验;而搭架构的能力,普遍偏弱


“其实可以类比一下,整个互联网底层建设是谁完成的?”史翔宇称,那些人,还在美国,在微软、IBM,在硅谷。

回到硅谷,几乎是当下一个必然的选择。

硅谷的“游戏规则”

国内币基金进入硅谷后,会与当地的基金产生激烈竞争吗?

“一般情况下不会涉及到抢项目。”史翔宇称,在区块链领域,大家看这个项目热度有多高,就是看有多少个知名的机构投资了它。

林吓洪也认为,区块链领域不会存在“包场不让别人进”的问题,“想投就投”。

所以,国内币基金和国外币基金目前处于“既没有合作也没有竞争”的阶段。

不过,国内币基金进入硅谷,仍然会面临不小的挑战。

虽然美国Token Fund也是在2017年才开始出现,但实力不可小觑。比如,Polychain Capital,早已是管理规模超过10亿美元的币基金,Pantera Capital,也管理着超过8亿美元资产。

另一方面,硅谷出身的币基金,对技术的把握更强。

“我个人是技术背景出生,我们也一直坚持只投自己看得懂的项目。”林吓洪称,“所以我们错过了很多所谓很赚钱的项目,但也避开了大量的‘坑’。”

而国内很多币基金,更喜欢赚快钱,上交易所,成为项目第一阶段的终极目标。

国外当然也会有冲着赚快钱而来的项目和基金,但是在硅谷,技术才是最关键的。

“如果你有一个大的技术突破,你往往是被尊重的。”林吓洪称,甚至不需要强调,自己之前的背景。

硅谷,乃至海外的很多项目并不以上交易所为目标,甚至很多项目,会有I~2年的锁定期,“根本不给你币”。

并且,国外好的项目不会一来就“爆炒”的。

比如以太坊,一开始价格是0.3美元,最高也就是0.5。现在很多硅谷的项目,即便上了交易所也没有暴涨,甚至因为行情下行而破发。

这和国内币基金更擅长的短线操作,形成鲜明的对比。

而投资硅谷,就不可能提出“三个月上交易所”这种需求,“大的方向,大家要遵守游戏规则”。

跨越熊市的煎熬

在硅谷,国内币基金的机会在哪?

“创业毕竟还是商业,硅谷的项目也希望自己是国际化的。”林吓洪称。国内币基金背后,是国内购买力和宣传等资源,也是项目方所追求的。

而无论是国内还是当地的币基金,都会面临同样的挑战。

首先,在区块链领域,真正的技术大咖还没有入场。

“我们曾经遇到给 iPhone X 做面部识别解锁的团队,团队里面一个重要成员,他连以太坊都不知道。”史翔宇回忆。

“区块链在技术层面不是新东西。” 林吓洪称,对于硅谷的工程师而言,一没有生活压力,二想做更有“追求”的事情,“在硅谷的这些人不是为了赚钱来硅谷”。

比如,人工智能等项目的估值数目可能更加耀眼。

号称中国编程第一人的楼天城,创办的无人驾驶领域的小马智行,A轮融资,就获得了将近I0亿美金估值。

其次,就是熊市的影响。

“熊市了,蛋糕变小了或者不见了,(大家)肯定会相互抢。”林吓洪称,这种腰斩再腰斩的煎熬,在区块链投资领域多次存在,如果纯粹从赚钱角度看会把人逼疯。

“唯有懂技术,知道它背后的想象力,你才会去等待,才能经历所谓的牛熊转换。”林吓洪认为。

习惯了追求短期回报的国内币基金,出现了一股清流,他们开始布局海外,重视技术。

也许,这才能让区块链回到改变世界的正确航线上。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赌995577发布于股票基金,转载请注明出处:熊市,区块链回硅谷淘金?

关键词: www.4858.com

最火资讯